山西黑老大牵出93名保护伞。坐牢如住宾馆简直如同“帝王”

时间: 2021-10-29 10:18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随着国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开展,对于保护伞的打击力度也在加大,而国家监狱系统,直接与涉黑势力组织接触,导致这里成了扫黑战场的一个重要战线。而一些禁不住黑恶势力威逼利诱的执法人员,却成了黑恶势力的庇护者,为他们在服刑期间提供生活便利,这是国家和人民坚决不许的。

  根据相关透露,涉案黑势力组织头目任某某,是山西黑道上响当当的人物。在20多年时间里,他多次入狱服刑,有两次被判无期。可在服刑期间,任某某却可以住单间、吃饭开小灶、狱中有冰箱、电脑等设备,这待遇如同住宾馆一般,比起其他服刑人员,简直就像个“帝王”。

  在任爱军等人钱色利诱和黑恶势力威胁下,监狱管理系统一些民警为了得到蝇头小利,竞相主动为任爱军办事,并纵容其与外界联系减刑事宜,有的民警甚至以为任爱军减刑出力为荣。

  “我们盯他的时候,他也派人盯我们。”山西太原“小四毛”任爱军涉黑案专案组一名负责人说,侦办案件的近一年时间里,他每天回家都小心翼翼,不敢去家和单位之外的任何地方。

 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接近尾声,这起罕见的涉黑型、系统性、塌方式司法腐败窝案,给我们敲响警钟:要加强“高墙内”执行环节监督管理,避免非法减刑、纸面服刑。

  在监狱里住单间、设小灶、用冰箱、玩电脑、用手机,甚至还有专门储存东西的仓库,这些在外人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事,成为任爱军服刑期间的“常规操作”。“他服刑相当于住宾馆,别人都是服务员。”办案人员说。

 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嗜赌成性的任爱军在狱中甚至还用电脑参与赌博,涉及赌资上千万元。在汾阳监狱服刑期间,任爱军酒后无故殴打同监狱服刑人员王某,因为监狱处理不公,王某,导致全身90%面积烧伤。

  1972年出生的任爱军别名“小四毛”,是山西臭名昭著、全国广泛关注的黑社会组织主犯,在20世纪90年代就是太原的黑道“新贵”。

  据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证,任爱军1988年4月即因伤害他人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。1994年12月又因参与抢劫、故意伤害、流氓犯罪,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  1995年9月,任爱军保外就医后,纠集刑满释放、解教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,开设赌局、聚众赌博以聚敛钱财,并逐步扩大组织规模,购买和车辆,有组织地实施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,殴打行政执法人员。

  2003年,被告人任爱军因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,2013年6月28日提前减刑释放。

 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朱万君说,任爱军二次出狱前,积极笼络其他服刑人员,出狱后又迅速纠集、拉拢张天舒、任晓浩、张贵保等多人,以亲友、狱友等为纽带,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,继续获得经济利益,树立强势地位,再次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。

  办案人员介绍,任爱军借用善林资产管理公司和其实际控制的山西仁嘉实业公司、北京云奇峰亚讯科技公司、岢岚县集通集运公司等名义,采用暴力、威胁或者其他手段,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、强迫交易、非法拘禁、故意伤害、非法侵入住宅、帮助毁灭证据等违法犯罪活动,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,并用以支持该组织活动。

  “任爱军第二次出狱后违法手段相对隐蔽,从过去的暴力抢劫、伤害,演变为利用自己恶名威胁他人的‘软暴力’方式,并打算依靠公司运作来洗白自己的身份和黑资产。”太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李国涛说。

  2018年2月,山西省公安厅对外通报,以任爱军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,被太原警方再次成功打掉。公安机关在侦查期间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2人,缴获7支及大量管制刀具、电警棍、对讲机等作案工具,冻结追缴涉案资金1444.2万元,查封北京、太原等地房产25套,扣押轿车13辆。

  2018年3月初,山西省委政法委接省、市两级公安机关报告和群众举报,反映“小四毛”任爱军在1994年和2003年两次服刑期间,存在内外勾连、弄虚作假、枉法减刑等问题。

  相关部门随即成立专案核查组,正式开展核查工作。经过对任爱军两次服刑期间的七次减刑逐一复查,发现每起减刑均不同程度存在伪造立功材料、虚构在监表现等情形;相关政法单位在此过程中,也不同程度存在弄虚作假、虚位监督、徇私舞弊等问题。

  1994年,任爱军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任爱军上诉后,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合议庭在对其虚假立功材料没有核实的情况下,二审改判为有期徒刑6年。在任爱军首次服刑期间,太原市第一监狱为其出具虚假保外就医意见和重大立功材料,先后保外就医1年、减刑2年6个月。任爱军入监服刑时间仅7个月。

  2001年,任爱军因涉嫌绑架罪被逮捕,2003年因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7项罪名,被判处无期徒刑,先后在汾阳监狱、晋中监狱、临汾监狱、曲沃监狱服刑改造。

  调查发现,任爱军服刑期间把减刑用到了极致,基本上是能减必减,且每次都是顶格去减。他申请减刑的方式有两种:监狱改造获取积分和重大立功。被判处无期徒刑后,从入狱到出狱,任爱军有4次常规减刑和两次重大立功记录。

  “正常来说,提请减刑后,两年之内不能第二次提出。任爱军则交叉进行,利用积分减刑后,马上换地方,再进行立功减刑。”专案组有关工作人员说。

  任爱军通过电话等方式,与前妻张天舒等人保持密切联系,在他服刑期间,张天舒在外到处奔走、筹集资金,协助违规减刑事宜。

  律师郝某则通过检察院有关领导,认识山西省监狱管理局时任分管副局长、负责减刑相关处室的处长,又通过其他老乡,不断打招呼。经过关照,任爱军在监狱里表现糟糕,积分却多到用不完。

  殴打服刑人员王某事件发生后,任爱军不但没有受到惩罚,还借此调换到晋中监狱,并提交了减刑申请,刑期由无期减为18年。按照当时的规定,涉黑涉恶的重刑犯,需要不断更换监狱关押,这点被任爱军充分利用,逢换必减。

  据北京时间报道,山西太原曾流传一份黑社会大哥排行榜——“一丁二伟曹三胖,四毛五拐六和尚”,横批“满林为大”。这七人分别指丁巍、林宏伟、曹志生、任爱军、米新民、郭喜平和绰号“三马虎”的李满林(马虎是山西中部地区对狼的俗称)。

  不同团伙间的火拼事件还时有发生。据《财经》报道,1993年,李满林手下、绰号“李向阳”的吴铁虎,到“小四毛”的势力范围太原华洲宾馆设赌。“小四毛”命人把吴绑到太原东山痛打,还敲诈了几千元;随后,李满林另一手下“赖黄毛”张海默,又被“小四毛”和任晓峰打伤。为了报复,李满林率队持枪,在太原柳巷老字号“大观园澡堂”和“小四毛”团伙火拼,当场打死杜大忠,重伤任晓峰。从此,小四毛对其服软。

  这次火拼奠定了李满林的地位。小四毛却在次年入狱。据山西高院消息,任爱军于1994年因犯流氓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  北京时间报道称,小四毛在90年代中期出狱后,便不再满足于给别人当马仔,开始自立山头,并不惜巨资远赴缅甸买回,依靠武装和广收门徒。随着任爱军的势力日益壮大,他们不仅大肆敲诈勒索、非法拘禁、危害无辜群众,还经常酿造黑吃黑事件。

  据《财经》报道,小四毛从1996年起,还与几名香港、广东人合伙,在太原秘密开设多处赌场。1998年,任爱军使用虚假的银行票据分别虚报100万元、2250万元注册资金,注册了太原市“任氏达”贸易公司、太原市“国平”工贸公司,开立银行账户,通过转账、提现,掩饰其犯罪资金的来源和性质。

  但好景不长,几年后,小四毛再次入狱。据《财经》报道,本世纪初全国性的“打黑除恶”专项斗争打响,小四毛自知罪行累累而闻风遁逃,直到2002年5月在大同被抓获。当时太原市公安局公开通报,在这次打黑战役中,以李满林、任爱军、吴尧、林宏伟、王贵生、丁巍、樊振文、王晓辉、曹保全等人为首的11个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遭到覆灭性打击,除“五拐”米新民因早在90年代末捅死“道上”另一大哥“小鱼胖”而亡命天涯外(2014年被抓),排行榜中的其余六人均被抓获。

  2002年12月,任爱军因犯有组织领导“黑社会性质组织”罪、绑架勒索罪、抢劫罪、非法拘禁罪、故意伤害罪、非法持有罪、赌博罪、洗钱罪等14项罪名,被判无期徒刑。不久后,曾让小四毛服软的李满林被判死刑,并执行枪决。

  据北京时间报道,当年被抓获的黑老大几乎都被判处死刑或死缓,唯一例外的是小四毛,仅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  小四毛还通过运作,实际上服刑11年便高调出狱。北京时间报道称,2013年6月28日,小四毛从曲沃监狱风光出狱。山西政法系统知情人介绍,为避免白天释放迎接者众多引发社会关注,曲沃监狱特意选在半夜,监狱领导带领十几名干警开警车将小四毛送到高速路口。但在警车后仍有劳斯莱斯、宾利等大量豪车和黑社会人员尾随,小四毛从警车里出来时,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随即响起,响了有一个多小时。

  然而,小四毛出狱后仅几年便再次东窗事发,这一次还连带了90余名为其运作的“保护伞”。

  李满林是谁?李满林,绰号三马虎,称霸太原黑道10余年,在这期间勾结官员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被称为是山西第一毒瘤,在中国黑社会老大排行榜中排在第5位。2001年被捕归案,2004年被判处死刑,处罚金800万元,剥夺政治权利终生。2005年12月20日,被枪决。

  那么,他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呢?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李满林的黑社会集团覆灭纪实。

  李满林,1968年出生于山西省太原市的一个中产家庭,他的父亲是某公营公司的小干部。他从小争强好斗,1986年12月,年满18岁的李满林在歌舞厅与王强发生争执,李满林和同伙用斧头将王强砍死,王的朋友刘晋平则被砍伤。

  1990年出狱后,李满林已觉得自己羽翼丰满,不愿再给别人做马仔,他开始物色人马组织自己的黑道队伍。刘富平(绰号“阳辉”)、任忠义(绰号“五狗”)、吴铁虎等五六人成了他的原始人马。李满林野心勃勃,一开始就搞到几杆枪。

  1991年,李满林带领范根文、任忠义等5人持刀枪在太原开化寺一带酿了血案。事情起因很简单,李满林和他的一个同伙在饭店吃饭时,和郭跃全发生了口角,两人互不相让。

  当天晚上,李纠集了范根文、任忠义等5人,持枪杀奔郭跃全家去,结果扑了空。半个月以后,郭跃全找李满林求情,李满林没有饶恕他,反而命令在此等候的范根文、任忠义等一拥而上。

  郭瘫软倒地,鲜血喷涌而出。李满林仍不解气,示意任忠义等几人朝倒地的郭跃全一阵乱砍。郭的脖颈、背部、胳膊到处是刀伤,因失血过多当场昏死过去,后因流血过多死去。

  李满林由此名声大噪。太原南北城的黑道都知道了有个叫李满林的,这人心狠手辣,算是太原江湖闯出的一条可怕的狼,所以“三马虎”由此得名。那年李满林23岁。

  根据民间消息,上世纪90年代初期,太原流传着几伙黑道人物,比如太钢地区的“大二小”,还有林二伟、“小四毛”等。

  那时候,李满林的黑社会团伙已经有了雏形。刘富平、任忠义是李的哼哈二将,负责索债要债,暴力攻击。年岁较大的吴铁虎负责给李满林端茶倒水,跑前跑后。

  每逢开设赌局,吴铁虎做联络员,召集参赌老板以及黑道人马。此外还有“赖黄毛”等一干爪牙。不过,与前面几个“大哥”相比,李满林在太原还排不上号。

  起因是李满林的铁杆部下吴铁虎到华洲宾馆去召集人开赌。当时华州宾馆的那群人是“小四毛”任爱军的黑道同伙。那时“小四毛”根本不把李满林放在眼里。明明知道是李满林的人,他却命令手下人将吴铁虎给绑了。

  吴铁虎被绑到太原东山上,“小四毛”扬言要活埋他。最后拳打脚踢收拾了吴铁虎一通,又诈了几千元才放了他。

  李满林怒火中烧,发誓要踏平“小四毛”的“码头”,他那时还畏惧“小四毛”几分,毕竟人家“兵强马壮”。

  1993年2月,李满林的心腹“赖黄毛”(张海默)又被“小四毛”任爱军和任晓峰、杜大忠打伤,“大观园”事件终于被点燃了导火索。

  经过精心策划,1993年2月9日,负责踩点的刘富平报告说,在大观园澡堂发现了小四毛、任晓峰、杜大忠等人。

  李满林立即发出指令,各路人等全副武装赶往大观园。由任忠义开着李满林的菲亚特小轿车,还有的乘坐出租车。

  到了那里,他们持长短,冲进了大观园,在那里发现了杜大忠、任晓峰。瞬时间,大观园一片火光和轰然的枪响。杜大忠和任晓峰倒在血泊中,杜大忠丧命,任晓峰还算幸运,保住了性命。

  “大观园”事件今后,黑道上已将李满林吹捧的神乎其神。他周围的主干、喽啰更敬服的他心悦诚服。用不着插“招兵旗”,太原市的地痞流氓、社会残余,包含政界的腐败分子纷繁投到李满林的旗下。

  1995年-2000年期间,李满林纠集任忠义、刘福平等同伙多次在好运来饭店、天府饭庄、东海酒店、王府鲍鱼酒店、先河歌城等场所殴打他人,毁损设施,影响极其恶劣。

  同时李满林还纠集同伙为索要赌债、追讨欠款及报复他人先后殴打、非法拘禁张某、杨某等十余人。同时李满林等人还聚众赌博,涉赌金额达数百万元。

  2000年12月11日,在北京召开了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,这场会议标志着当年的全国严打活动正式开启。

  在2001年12月,李满林因涉嫌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刑事拘留,同月被逮捕。2004年元月17日,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李满林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、非法持有、赌博等七项罪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