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师从不问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(图)

时间: 2021-11-01 12:00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桃红色的衣衫,斑斓的蝴蝶翩翩飞舞。符芝瑛把春天穿在了身上,言语之间,更给以一种春天的温和和明媚。

  昨天,在《传灯星云大师传》全国首发的新闻发布会之前,符芝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  星云大师行走五大洲,不改的却是浓浓的扬州乡音。师傅的扬州话,熏陶着符芝瑛,化成了她对扬州这座古城的一种亲切。

  鉴真图书馆破土、落成,符芝瑛都是见证者。她也曾坐在《扬州讲坛》里,分享着南来北往学者们的智慧光辉。

  《传灯》,光书名就给人一种温暖和希望。“封面上的‘传灯’二字是大师的墨宝。大师62年前把佛光之灯传到台湾,又照亮五大洲,现在又传到祖国大陆,传到自己的家乡。”符芝瑛说,“在我的心里,大师就是一盏灯,照亮人们人生的航向。”

  1995年,《传灯》在台湾出版繁体,创下了30万册的发行纪录,引起巨大的轰动,一举坐上了畅销书的宝座。

  “我没有一字一句给大师过目,大师也觉得没有逐字逐句去看的必要性,师徒有了一定的默契。”符芝瑛称,只是封面、装帧的风格,是请教了一下大师的。

  她曾记不清多少次自己推翻自己的写作构想,最终打破了流年的创作手法,为的是更好地真实生动呈现大师伟岸的人生。

  “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。青灯之下,捧读星云大师的传记,是人们乐事。”刘长乐

  “在我的记忆中,没有听见过大师说一句关于世事的结论,只是衣食住行动物植物间的一段段欢喜,不经意拈出来,信手一放,就落在心里。”于丹

  刘长乐、于丹,两位著名人物诚恳撰序。人们穿越文字,领悟星云大师的心灵世界。

  “这本书多少字啊?”记者问道。符芝瑛随即翻起扉页,“这,我还真的不知道,只想把自己心里想表达的表达出来。”

  她坦言,写这部传记的压力,不在于文字的驾驭,而是在于如何从人格上、精神上把握好大师的特质。

  这么多年,大师有所变,有所不变。不变的是信仰和教义,变的是弘法的方式。“我常常形容大师脑子里常常有只灯泡,砰地就会蹦出个IDEA(办法)。他的思想常常跑在我们前面,速度很快!”符芝瑛说,大师是一个常常“刷新”自己的人,不断“下载”新的应用程式。他的创新理念,让佛光山充满动感,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。

  符芝瑛说,如果《传灯》能有一句话、一个章节,让读者灵光乍现、醍醐灌顶,心灵得到洗涤,那她就十分满足欣慰了。

相关新闻